165的九头身

规规矩矩做人,老老实实追星

“想把薄荷味和好天气还给初遇,然后把我还给你。”

来者熙熙,
去者攘攘,
终是遇见你。

(今日份潇潇送上)

弯弓征战作男儿,
梦里曾经与画眉。
几度思归还把酒,
佛云堆上祝明妃。

(终于军训回归)

军训回归倒计时

我正在看着你看着你
目不转睛,
你丢的爱正在看着你,
等你认领。

(文案抖音中毒,不接受嘲笑🙈,今日份潇潇真漂亮)

所谓的万物都有距离才能存在,
但我想靠近你,亲近你,
做好消失的准备了

我在等
在线祈祷大模发糖

春田花花幼儿园

*一个沙雕脑洞
ooc


春田花花幼儿园大班开班啦!

开学第一件事:分座位。

小刘老师组织小朋友们排排坐,一个一个按顺序来选同桌。

“艾小米,雷馨儿…”

“黄小昊”

终于轮到自己了,黄小昊一个小飞步跑上了讲台。

他早就想好了要和谁坐一起,就是他认为班上最可爱的程潇潇同学。

对的,小小年纪的黄小昊同学是个颜控,当初黄妈妈第一次送黄小昊上幼儿园的时候,本来在黄妈妈怀里装哭的黄小昊看到程潇潇牵着程爸爸的大手走进班的时候,眼泪都忘记挤出来了。

他看细碎的阳光散落在程潇潇精致的小巴掌脸上,映射出白色的小绒毛,像极了他家的小猫咪,不是,像极了动画片里的小仙女。

但那时怂怂的黄小昊只敢选了个程潇潇后背的位子。在幼儿园里,别的小朋友都喜欢下课时间,可以一起玩耍,就黄小昊最喜欢上课了。因为他能趴在桌子上看程潇潇同学的小马尾,一翘一翘得真可爱。


可现在,黄小昊不满足于只看到程潇潇同学的小马尾。他,还想当程潇潇的好朋友,可以牵小手手的那种。

所以,今年开学一定要当上程潇潇的同桌!


小刘老师还没问黄小昊完问题,黄小昊就迫不及待地指着程潇潇,糯糯地说:“我,我想和程潇潇同学当同桌。”

“报告老师,我不想和黄小昊做同桌。”程潇潇腾地站起身来说道。

黄小昊在选同桌之前,预想过其他同学提前选走了程潇潇,预想过老师不同意,但就是没想到拒绝他的会是程潇潇本人。黄小昊感觉他的小心脏难过死了,脑海中闪过爸爸每次向妈妈道歉时说得“我心都碎了”的话。他想他现在的心也是粉碎粉碎的。

原来肉嘟嘟的的黄小昊配上一脸受伤的表情,真得是可爱到爆棚,看得小刘老师都母爱泛滥。连忙摸了摸黄小昊的小脑袋,带着责备的语气问程潇潇:“程潇潇你为什么不愿意做黄小昊的同桌?”

“他太矮了,保护不了我。”

黄小昊感觉他千疮百孔的心又被插上一刀。他的身高的确在全班排名第三,男生里排名第一,倒数的。

但,但倒数第一的身高也是有好处的,就比如今天按身高排名顺序选同桌,黄小昊偷偷地想,而且,而且他在班级的年纪也是最小的,比程潇潇还小一岁,矮一点点也是可以谅解的嘛。好吧,黄小昊还是安慰不了自己,脸上写满了被程潇潇拒绝的悲痛和尴尬。

小刘老师除了心疼黄小昊之外,认为这个问题已经上升到打击一个四岁小朋友的内心了,必须认真对待。

“程潇潇同学不能因为黄小昊同学的身高而歧视他,同学之间要友好相处。而且选同桌不是在选谁来保护谁。”小刘老师一本正经地教育完程潇潇,转身安慰黄小昊,示意他坐到程潇潇身边去。

走下讲台的黄小昊那盆憋了好久的眼泪在瞄向程潇潇高昂着的小脑袋就止不住地倒。他想程潇潇一点也不可爱,再也不要当她的好朋友了。想法变成鼻涕泡,一起冒出来了。

“对,对不起嘛”程潇挠了挠头发,又手忙脚乱地在抽屉里拿出手帕给黄小昊擦眼泪。

“你,你别哭了,大不了,以后换我来保护你。”

泪眼婆娑的黄小昊接过那张印着小黄鸭的手帕,心想

“好吧,她还是有点可爱,我,我就原谅她吧。”

炼金术(二)

*私设,不容置疑,置疑哭给你看,内含剪刘海梗
*本章带点xx视角

程潇知道黄明昊喜欢她。

但她不敢接受。就像她从前特别喜欢一件瓷器的时候,她没有想着要买回家,她怕碎。

之于黄明昊的感情也是如此。

程潇小的时候很不爱讲话,到了十岁身边也没什么玩伴,走到哪都显得孤零零的。她的孤身一人在同龄的小朋友眼里显得格格不入。

而十,十一岁的孩子正是天使与魔鬼相结合的年纪,对于不合群的程潇,他们开始给她取各种各样的外号,好听点的叫“木头美人”,难听的叫“傻子笑(潇)”。这让少语却早熟的程潇在那段时光都少了笑容。

程家父母整天忙于生意,一心想给女儿提供最好的生活环境却没在意女儿笑容突然骤减,只认为是女儿乖巧懂事不胡闹。

那时的程潇也开始第一次体会到生活的痛苦,她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扎小辫的小女生,却要结伴嘲笑她。不明白为什么后桌的小胖子总是抓各种小动物吓唬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和同桌立立说话,他总是全身发抖,抖得他鼻梁上的小眼镜都歪了。那样子真可笑,就像自己一样。

被孤立的日子依旧持续着,程潇也从刚开始的迷惑哭泣到后来的接受再到麻木。那天放学,程潇被后桌的小胖子恶意地用吃过的口香糖粘到头发上,她本想回家处理,又怕家里唯一疼她的保姆王姨发现。便背着小书包拐到家后面的小丛林里。她摸出书包里的手工剪,却忘了自己没带镜子,剪还是不剪,程潇还没犹豫完。就听到身后发出声响。程潇条件反射地抱住了自己闭紧了双眼。过了好一会儿,才悄咪咪地睁开。

高低起伏的灌丛中几缕夕阳照射在他肉乎乎的脸上,分不清是夕阳的红还是脸颊的红。不管了就是好看,像最爱吃的红苹果一样,程潇这样想着。

“姐姐,你是要剪头发吗?”
“要我帮你吗?我,我妈妈可是造型师,她教过我的。”两人之间的寂静还是由黄明昊打破的。看程潇还是不说话,话唠黄明昊以为是她不相信自己,又补了一句。

“好。”程潇小声地答应了,她不在乎这是不是自己日常经历的作弄,她太久没感觉到善意了。溺水的人不论什么时候都渴望上岸。

八岁的黄明昊拿着手工剪帮程潇剪去那块口香糖,就像是帮她驱走了过往,他还自作主张地帮程潇修了个刘海,从前光洁的额头搭上一薄薄的刘海。黄明昊也走进了她的世界。

她开始健谈起来了,本身程潇就不是痴傻的人。她向父母要求转学,程爸程母也没有多问,满足了程潇的请求。

曾经的岁月,程潇没想着要去遗忘,对她而言,那太难了。但她知道,而后的时光有黄明昊的陪伴。

求评论,评论是写文动力,小可爱们来点互动吧。

炼金术

私设,顽固黄少爷与铁臂潇,小虐,缘更
﹎ ﹎ ﹎ ﹎ ﹎ ﹎ ﹎ ﹎ ﹎ ﹎ ﹎ ﹎ ﹎ ﹎ ﹎ ﹎ ﹎ ﹎ ﹎

“昊昊,你怎么又不理我!”

黄明昊新任的小女友娇娇真是人如其名,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要黄明昊陪在身边。这不,俩人才分开一会儿,又往黄明昊身边粘。黄明昊双手拥了拥她,在她视线盲区皱了皱眉,又立马和娇娇双目对视起来,明亮的眸倒影出人影,看上去深情极了。

当然只是看上去而已。黄明昊这大猪蹄子爱起人来时爱得热烈,但也结束得快速,现下黄明昊对娇娇没了耐心,一心想着怎么甩开她。

所以,心动不如行动

这头娇娇还没在黄明昊这得到口头承诺,就听到门口传来奚奚落落的钥匙声,探着脑袋看向门口。

一张比她还明艳的小脸展露出来,剪着齐刘海,散着波浪卷,一双大眼坚定又明亮,显得人又软又霸气。

女人天生就是嫉妒生物,可还没等娇娇置问,黄明昊就向她开口介绍到:“这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程潇,你就叫她潇潇姐吧。”

姐姐,娇娇被这两个字瞬间整没了脾气,她之前就听过圈里人讲过黄明昊这大少爷有位青梅竹马的姐姐,黄大少爷之前那么多女朋友没成都是因为和这姐姐相处不合分的手,今天这么不凑巧碰上,她可要好好应对。毕竟黄明昊大少爷是她最近好不容易交上的男朋友,帅气且多金,是这个圈子里难得的优秀人士。她可不想本来就不稳固的感情,因为自己过份的矫情一口气撞枪眼上了。娇娇心里想着,不禁为自己作为女友的大度自我骄傲,可她却没意识到黄明昊连在程潇面前介绍她的机会都不给。

刚进门的程潇仿佛习惯了这种场景,脸上写满了淡定从容,挑着眉问瘫在沙发上的黄明昊:“今天不是说好了陪我去看画展的吗?怎么,美人在怀,没空了?”

“怎么会,潇潇姐,我这就起”黄明昊边说边要起身,。娇娇想着就算不能在黄明昊面前吃醋也得端着女主人的架子,免得让某些“外人”瞧不起,轻扯着黄明昊的袖角,撒着娇说:“昊昊,我不舒服,可能不能陪潇潇姐去看画展了。”

这招使得多聪明,又软弱博得男人的宠爱还又将主动权归到自己这边。

当然这还得有个前提条件,这男人得站在你这头。很明显,黄明昊可不是这种人。

“刚好,我们俩出去,没人打拢你休息,你就乖乖在家养病吧。”黄明昊一脸真挚地回答。

“扑嗤”没等这俩人之间斗智斗勇结束,程潇这头忍不住,笑出了声。

程潇这声笑声并没有什么含义,但躺在沙发上的娇娇却感觉这一声轻笑刺耳的很,骨子里的娇横被勾了出来,也不在俩人面前伪装,坐直了身子,揣着手,微昂着头急躁地问:“黄明昊,我今天就是不舒服了,而且还得要你陪着,你不陪,我们就分手!”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惹得三人都无言,黄明昊是没想到自己这次怎么看上了个这么没情商的,逢场作戏都不会;娇娇是想掂量掂量自己在黄少爷心里的份量;而一旁的程潇一付旁观者的模样想看黄明昊打算怎样结尾。

“我看出来了,从程小姐一出来,你就……”

“娇娇,有的时候戏过了,剧就演不下去了,你走吧。”

压低了声音的黄明昊显得格外地肃杀,倒显出了他大少爷的架子。从没见过黄明昊大少爷这面的娇娇被震住了,生怕再说错话,一言不发,逃也似得跑出了门外。倒也可怜了娇娇,她没打听清黄明昊的禁忌,有谁敢在黄少爷面前公然吃程潇的醋。

“哈哈哈哈嗝,潇潇姐,我这次戏还不错吧。”黄明昊的嘻笑打破了室内的宁静。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小姑娘真心对你,你就这样欺负人家”,程潇点了点黄明昊的头说。

黄明昊顺势窝躺在程潇的腿上,手勾着程潇的波浪卷笑嘻嘻地说:“你哪看出她真心了。”

“嘿,我就看出来了。”程潇梗着脑袋说,哪里还能看出和娇娇见面的那股子高冷劲儿,活活一个傻大妞。
“那你呢,你的真心呢”

黄明昊停下拨头发的手,黑亮亮的双眸直盯着程潇,几丝坚定几丝脆弱,少年少有的真诚仿佛要让回答的人不能逆了他的心意。他慢慢直起身来,可视线始终如一,像焰火般的炽热。

“我,我当然,真心地把你当弟弟…”
程潇受不住黄明昊的注视,怱忙地转移了视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呀,只是弟弟啊,哈哈哈哈”,黄明昊大声地笑着,笑得喉咙都嘶哑,笑得眼角都含了泪花,笑得程潇心头揪疼。可程潇依旧没有安慰他,她知道给他多一丝的温柔也是给他多一丝的希望,可这希望她不能给。